垃圾的故事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闲言碎语

 

2012年冬天,我去广东清远市处理一些事情。

 

在清远龙塘镇附近,夕阳西下时,我在一家工厂见到许多工人正在收拾一些乱七八糟的电子废品,有电路板、打印机、显示器等等,工人们的手指里满是污垢,空气里有不好的气味阵阵传来。

 

第二天在清远石角镇,我在偏僻的工业区住了两天,见到许多中老年人在整理一些铜线,我很是好奇,问这些铜线是从哪里来的,那些人说,是从美国来的,也有从韩国来。那里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再生铜产业链条,大量废铜从海外来,每拆解一吨铜线出来,成本是4700元,看铜价行情赚钱。

石角镇靠再生铜艰难为生,2013年清远回收的铜产量约为68万吨,占全国再生铜产量的38.6%。

 

我去石角镇的时候,已经是清远再生铜产业的夕阳光景,2005、2006年时,进口这些洋垃圾还有补贴,当时已经要收关税,一个货柜20吨要收5万元关税,差的废料只有40%的出铜率,好的废料有60-70%的出铜率,已经较难盈利,到2014年,中德签定了再生资源合作项目,落户在揭阳,清远便更落寞了。

 

而清远龙塘因为靠近广州,开车只需一小时,买不起广州房子的人便落户在此地,那里有一处万科的物业,2011年,广州工作的住户刚搬进去,一到晚上八点就会闻到一阵阵恶臭,令人头晕脑涨,熏得人几欲呕吐。

 

那是龙塘的垃圾产业,为躲避环保检查,在夜晚焚烧电子垃圾时的气味。

 

这些电子垃圾自美国、欧盟、日韩过来,通过集装箱跨海,从佛山三水港等沿海码头上岸,再运到清远龙塘镇,靠拆解工人粉碎、拆卸、焚烧,将垃圾里的铜和铝分解出来。

 

龙塘镇处理电子垃圾已有几十年历史,是欧美日韩电子垃圾的最后归宿,高峰时这里有10万人靠处理电子垃圾为生,焚烧电子垃圾的灰烬堆成了两座15米高的小山。

 

为了讨生活,龙塘镇的空气恶臭难闻,填埋的洋垃圾要5.8亿元资金处理才能恢复土壤正常环境,流经龙塘镇和石角镇的大燕河,电子废物源污染物聚积向下游迁移,龙塘地区的鸡肉、鸭肉、鱼类也重金属污染超标。

 

清远没有广州和深圳的中高端产业链,要活下去,就只有默默承受了污染严重、利润低廉的洋垃圾产业链条,但清远龙塘、石角两镇的洋垃圾处理产业,还是向佛山人民学来的。

 

1980年代,佛山南海有个体户从处理洋垃圾产业里发家,清远龙塘和石角镇因为靠近佛山,交通便利,才开始模仿佛山的致富行业,并搞成后面完整的产业链条。

 

曾经的佛山南海大沥镇与现在的汕头潮阳市贵屿镇的污染情况,比这还要严重得多。

 

2007年,英国天空电视台报道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货轮,爱玛.马士基号在给欧洲运送完圣诞礼物后,调头就将17万吨来自英国的垃圾运到了中国,这些垃圾最后流入到佛山南海大沥镇联滘村。

500

2007年前联滘村当时的景况

 

来到现场的英国记者说:这里烟囱耸立,冒着滚滚黑烟,垃圾堆成了小山,河涌里的水一片墨黑,恶臭扑鼻(虎门镇中心那条河至今还是这样,过河上的桥时我都是憋着气飞奔过去),上面漂浮着各种垃圾,而且这些河水最终流向了下游拥有几千万人口的广州。

 

在当时的联滘村,村里的垃圾回收处理点,分拣垃圾的妇女和小孩,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,对垃圾进行分类。每天有250辆重型货车将垃圾运进村,每辆车载重3吨,垃圾堆得比护板高出1到2米,开过去时卷起滚滚黄尘。

 

联滘村一年能处理20多万吨的洋垃圾,当时的垃圾山里就有20万吨废塑料,50万吨废纸和纸板,工人们就在这些成堆的垃圾当中走来走去,将废塑料挑拣出来融化再利用,燃烧时发出的阵阵浓烟刺激着人们的鼻腔,化学废物则直接排入到河里。

 

不过我们也要用辨正的思路看待问题,联滘村处理垃圾一年的总产值是8.3亿元,当地的民众从分红和股份中其实受益颇大。

 

天空电视台报道了联滘村状况以后,2007年当地很快进行了大整治,联滘村当年的垃圾景象现已不复存在。

 

而汕头潮阳市贵屿镇,现在还是电子垃圾的天下。

 

总人口14万人的贵屿镇上,一共有21个村,300多家企业,3207家个体户从事电子垃圾处理,本地就有8万多人参与,2011年时,全镇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回收、拆解量达160多万吨。

500

汕头潮阳贵屿镇

 

贵屿镇内的电子垃圾分拆产业形成完善的产业分工,龙港、仙彭、仙马几个村主要从事废旧塑料回收,华美、北林、南阳等村则以电子垃圾拆解为主。在拆解户的院子里,往往几千件手机主板、电脑硬盘等杂乱地放在塑料筐里,工人们将电源板放在电热器窄小的吹风口下烘烤近两秒钟,便娴熟地用镊子将板上的各种芯片、电容、电极管等电子元器件取下,空气里全是塑料的焦臭味。

 

小作坊拆解电子垃圾,先是人工拆分出铁、铜、塑料、电路板,然后用碳火炉烤熔出电路板上的零件,如果有金子等贵重金属,就用硫酸和盐酸洗出来,这个叫“洗金”,如果烧出来有铜,就叫“烧板”。

 

酸洗的过程中污染极大,会挥发出大片蒸汽状酸性气体,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烟雾,愿意从事“洗金”的工人很少,人工成本比其它工种要大得多,经常有工人不明不白病倒,工人们都抱着“干几年就不干了”的想法从事“洗金”,当地儿童也因为当地污染导致血液内铅含量严重超标,

 

贵屿镇被欧美媒体嘲笑是“地球上最毒的地方”,但它一年的电子垃圾拆解产值,能达37亿元。

 

中国的清远、佛山南海、潮阳贵屿三个标志性地方,默默地吞食着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的各种垃圾,用环境污染和身体健康为代价,换取经济上的发展。

 

那这些垃圾,到底是怎么来到中国的呢?

 

 

 

过去20年里,全球56%的垃圾流向了中国。

 

从1992年到2018年,中国进口了1.6亿吨瓶罐、塑料袋、包装纸等废弃物,其中全球72%的塑料垃圾流向了中国。

 

从欧美国家进口一吨报废的手机,可提炼出100KG铜、1-3KG银、0.2-0.3KG黄金,利益可观,同时因为塑料行业受石油影响较大,为了降低成本,使我们的产品更有竞争优势,废塑料的回收再利用就成为产业链条上一门重要产业。

 

对了,贵屿镇很多电子产品最后都发到了华强北,所以有时候你们在那里买到“便宜到让人诧异”的产品时,不要觉得奇怪。

 

那为什么这些垃圾最后都流向了中国,而不是其他国家。

 

第一是中国有庞大的工业系统需求,可以马上变废为宝投入到工业产业链中去,其他国家就是有这个能力,还要再转出口一次,第二是我们有足够低廉的人力成本,以及从业人口数量。

 

过去30年,基建狂魔全力开动时,机场、高速路、汽车......所有发展都需要金属,这么大的基础设施建设,需要巨量的原材料,要想拿到最便宜的原材料,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口废铜、废铝、废钢进行处理。

 

但污染还是会留下来,一吨塑料垃圾只有85%能回收,其它都会变成废料处理掉,这些等待处理的废料,会成为污染环境的重要原因---全世界的塑料垃圾,85%是发达国家产生,过去26年,72%的塑料垃圾来到了中国,中国迄今共消化了全球1亿吨塑料垃圾

 

发达国家处理一吨垃圾的成本是400美元到1000美元,而中国处理垃圾的成本是10美元到40美元,如果一家英国公司负责处理垃圾,政府还会向这些公司发放巨额补贴,这中间就形成了巨大的利润差。

 

于是英国或美国的垃圾处理公司,会先去向政府申请一个出口垃圾许可证,这个证香港很多公司可以搞定,拿到这个证以后,英国公司会说自己来处理这些垃圾,实际上就是简单地装上集装箱,通过廉价的海路发往香港,但香港只是中转站,垃圾主要会再转送到中国内地,就是我们上面所讲的清远、佛山、潮阳(以前北方还有个文安县)。

500

欧美各国垃圾及香港分发到中国大陆各地流动示意图

 

英国或美国的垃圾处理公司不费吹灰之力,就把垃圾转卖出去,赚取巨额利润,接着再把自己包装成耗心耗力的环保分子,去找政府要贴补,这么容易赚钱的生意,简直做梦都要笑醒。

 

而中国则负责付出代价,将这些垃圾消化掉,赚取这条产业链中最微薄的利润。

 

但在垃圾的转运过程中,发达国家还会动手脚,将一些毫无价值,或不可回收再利用的重污染物质,想尽办法往中国挤。

 

绿色和平组织有毒污染防治项目处曾公布,垃圾商会采用谎报形式,将洋垃圾以别的名义报关,或者是夹带流入中国。1993年9月,韩国7家公司以“其它燃料油”的名义,将1228吨废旧物由韩国运抵南京港,实际上船上全是污水,醯性腐蚀性赦体等化工废弃物。1995年6月,德国将678吨货物运抵江西,说是废塑料,其实是食品袋、饭盒、饮料罐等。2005年3月,荷兰人向中国的54个集装箱内装满了食品垃圾、塑料废品、旧衣服、废电池等生活垃圾,却谎报是可回报塑料。

 

插一句,旧衣服也是当中一个利润高昂的行业,许多垃圾商想尽办法购进欧美人丢弃的衣服,清理后再卖到国内不发达的地区,成本几乎为零。

 

 

 

既然垃圾只是一门普通生意,为什么中国今天拒绝再进口欧美垃圾呢?

 

简单一点说,是中国工业化已经到了一个台阶,不再需要这些廉价的垃圾了。

 

中国成功的工业化,产生了大量的中产阶级,倒逼国家进行改革,将污染严重的底层垃圾产业清理出去。

500

 

中国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完成阶层跳跃,想看每个月有多少中国家庭步入富裕阶层,只要看一下宝马5系,奥迪A6,奔驰E级的销量就可以,想看每月有多少中国家庭步入小康,只要看一下凯美瑞、迈腾、雅阁等车的销量就明了了。

 

富裕起来的民众无法接受再生活高污染的环境当中,解决了生存问题,下一步就是生活问题。

 

再加上中国经济增速略微放缓,基础建设不再像过去几十年那样疯狂,对金属、塑料等要求降低,以及民众对高品质生活质量的需求,促使廉价的回收类产品正在慢慢失去主要市场。

 

而且,中国自己每年制造的垃圾也越来越多,剩下的垃圾产业链条足够消耗掉国内产生的垃圾即可。

500

北京垃圾堆放场示意图

 

我国从1996开始对固体废物进口实行行政许可管理,每年调控进口品种和数量,主要是补一些我们急需的塑料原料、造纸原料、橡塑原料等等,现在我们进口的垃圾从没什么价值又污染严重的废塑料、废纸已经转向了高价值又污染低的废金属上了,大多数固体废物现在中国已经不进口了。

 

海外的废纸、旧衣服、电子垃圾都开始失去市场。

 

至于欧美国家的垃圾......

500

 

在中国宣布不进口这些垃圾后,欧美就慌了,等于世界最大的垃圾进口国(光合法渠道一年进入中国的垃圾就有6000万吨)对发达国家关闭了大门,他们的垃圾没地方去了。

 

英国每年产生220万吨塑料垃圾,其中是有50万吨发到中国的,美国“最环保”的俄亥俄州,原先90%的垃圾运往中国,现在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填埋掉(他们所谓的环保就是把垃圾运到中国,美国的固体垃圾1/3到1/2运到中国),澳大利亚原先每年向中国运出62万吨电子垃圾,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熟练掌握“洗金”、“烧板”技术,新西兰每年向中国运来的垃圾是5万吨,现在中国不收了,下次《魔戒4》大战索伦,可能会在雪山下的垃圾堆里进行了。

500

欧盟向世界各区域出口塑料垃圾百分比图

 

欧美国家一定要保护好印度。

 

只求上帝保佑印度的经济稳定发展,印度承接的工业产业链条,以及更廉价的人工,相信是足可以替代中国,成为欧美世界下一个主要的垃圾消化国的。

 

在这个交岗换位的过程中,难免有些摩擦存在的,比如加拿大就偷偷往菲律宾运垃圾,被杜特尔特威胁开战(下篇就写杜特尔特传),这些垃圾最后还是乖乖运回了加拿大,几年了,都不知道那些垃圾臭成什么样子。

 

韩国是全球最大的一次性塑料制品消费国,平均每人每年消费98.2公斤,这么多垃圾,以前都是转运到中国或东南亚国家,现在中国不接受垃圾以后,韩国在庆尚北道义成郡从去年12月开始燃烧垃圾,灰烬随风飘散,下雪一般,但是烧了几个月,垃圾一点都没动静,要烧掉全部垃圾,预计要5年时间。

 

韩国只好偷偷打着可回收塑料的名义将大量垃圾往东南亚国家运,2019年1月,棉兰老岛港口的51箱有毒垃圾被菲律宾人发现,又退回给了韩国。

 

感谢我们民族这四十年不屈的工业奋斗史,使我们终于摆脱了低端产业链,不再成为欧美垃圾的倾倒场,也不用再看欧美人的脸色,做欧美的仆人,我们自己,就可以决定这些垃圾的命运。

 

 

 

我国自己产生的垃圾,也越来越多(那就顾不上你们洋人的垃圾啦)。

 

2017年,中国快递行业包装400亿件,产生80亿个塑料快递袋,40亿个快递包装箱,中国一天外卖订单则是700万单,每年消耗快餐盒40亿个,方便面碗5-7亿个,一次性筷子几十亿双。

 

回收一吨废塑料可以回炼600公斤柴油,回收1500吨废纸,可免于砍伐用于生产1200吨纸的林木。

 

我们平时生活中的垃圾,只要做好垃圾分类,去掉可直接回收的、不易降解物质,能减少垃圾数量达60%,还能有效降低可再生资源企业摆脱对洋垃圾的依赖,从源头起步,帮助这些企业进入良性循性。

 

中国的垃圾分类从2000年开始就准备,没想到快20年后,还是要采用罚款的制度来推进执行。

 

做为中国大陆最富裕的城市,如果连上海人搞不好垃圾问题,那全国就不用搞下去了,因此垃圾分类必须先从上海开始着手。

 

虽然这是一个痛苦的适应过程,但这也是我们民族必须经历的自我进化。

 

上海人民请加油!

 

 

 

与其它义愤填膺的观点不同,我不是太认同垃圾产业就代表着罪恶,我也没有什么圣母心表达怜悯或同情,这只是国际产业链分工中的正常一环。

 

但垃圾处理行业毕竟对环境和健康有巨大伤害,这是不可持续的毒品类行业。美国每年向我国出口的1725万吨垃圾中,有200万吨有毒垃圾。

500

2016年美国向中国出口垃圾量

 

庆幸的是中国完成了这一段原始积累,走到了工业链条更高层的位置,这其实是一段必须要走的路,中国的崛起没有发动殖民,也没有发起战争,是在和平环境里,靠着这一点点的坚忍,一点点的努力,才摆脱在可怕的低端产业链恶性循环。

 

而每当我们前进一分,那些喜欢美化自我的发达国家就要紧张一分。

 

世界的分工十分残酷,国家强盛就可以肆意享受,并将垃圾抛给发展中国家,让发展中国家的以微薄利润牺牲青山绿水和健康。

 

当中国终于也抛下洋人扔过来的垃圾袋,并且自己认认真真做垃圾分类时,我相信欧美诸国的神色里,必定是百味陈杂的吧。

阿里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